jk9_2机床
www.jk9.org

9月5日下午,第七届中国(南京)国际软件产品和信息服务博览会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隆重开幕。9月6日,作为软博会专场活动之一的2011中国物联网应用与标准大会也在南京开幕,国际电信联盟副秘书长赵厚麟先生为本会致词。

会后,赵秘书长就多家媒体记者的提问做了详细解答,物联中国的记者就物联网行业应用等方面进行了提问。下面是采访实录。

问:刚才您的讲话中提到标准的制定涉及很多方面的利益关系,请问有哪些利益关系?

答:这个利益关系已经很明确了。20多年前,世界上整个电信行业的应用是有全球统一标准的,这个标准是在各个国家政府及专家们聚到一起反复研究制定出来的。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电信市场逐渐进行市场化开放,后来到1997年,世界贸易组织把电信行业作为服务行业纳入世界贸易所讨论的范围,此时的电信行业的市场化已经很明显了。市场化之后,电信行业的标准就不再完全受政府包办控制,一些电信企业也逐渐强大起来,这些企业当然想要把自己的技术和服务推广到市场上去,但是别的企业不一定愿意使用它的技术,所以企业与企业之间就出现了市场的竞争。大家都很看重这个“标准”。但是所谓的“市场”受产业规模的控制,如果产业很小,对市场的威胁就很小,别人就不会看中你。

想要在市场上有一定份额,就需要大规模生产、大规模投入服务,如果没有统一的标准,就没有办法去生产。有人对从1960年到1990三十年间西德经济发展的年平均增长率3.3%做了研究,认为西德的3.3%的GDP年均增长率中,标准化生产占到了27.4%,占的比例是很大的,除了资本之外就是标准化了。所以大规模生产必然需要标准化。

在80年代初90年代末有人就提出,今后产业的竞争实际上就是标准化的竞争,掌握了标准,掌握了今后产业发展的动向,你就赢得了市场。因此标准化对产业发展的重要性日益突出。

我们所说的市场化,实际上也是有政府的介入。例如,中国开放移动通信GSM以后,美国人就说为什么不使用CDMA?美国的CDMA技术专家也曾经到中国来商讨,但是推行不顺利,之后美国政府就出面和中国政府进行交涉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看到,中国的一些技术推出以后,其他的一些国家认为,中国用自己的技术保护了市场,他们就会通过政府进行交涉来消除这种保护。所以,标准化是跟企业和政府都有关系的。

问:物联网的标准不是行业内部的标准吗?

答:这不完全是。行业之间、同一个行业不同产业之间都会有竞争,在国际市场里,如果完全把国家的大门关上,不让其他国家的标准进来,这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行不通的。因此,这不仅是行业标准或者技术标准,很多情况下也会牵涉到国家的利益。

问:中国制定物联网标准的时机成熟了吗?

答:制定标准的时机应该说已经成熟了。老百姓已经知道有物联网这样一个概念了,物联网的服务也呼之欲出。要想把物联网的产品提供到老百姓手里,必须有大规模产业的支撑,因此必须推进标准化。新的市场是全球性的市场,不是某一个国家的市场,因此制定国家标准的同时也要顾及国球市场未来的发展。

如果不顾及国际市场,只推行国家标准,未来将会遇到推行不下去的问题。现在我们看到一个困难的局面,全球的系统化的标准工作还没有完全展开,中国能否在全球系统标准化之前开展研究工作?这是可以的,但要注意,全球的标准化工作也在进行,中国可以和他们同步进行,也可以以中国市场中已经成功应用的范例作为标准化的一个支撑,向国际世界提出把中国的经验作为世界的标准的建议,制定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问:也就是说,一定程度上也鼓励我们国家自己去制定标准?

答:我认为新的标准化已经可以提上议事日程,在制定中国的物联网标准的时候,一定不能只盯着中国市场,要想到将来的国际市场,国际上其他的国家也在着手指定标准,要善于动员其他国家的同行到国际上的权威机构一起去指定全球标准。

问:国际上各个国家发展物联网在时间上相差不多,那么技术发展上各个国家相差得多吗?

答:技术上相差也不多。有些技术我们甚至更领先一些,但是有些方面比如元器件方面可能和国际领先技术有些差距,但是我们某些技术比别人领先的差距也是很明显的。只有认清自己,认清国际大环境,在制定标准的时候才不会迷失方向,在参与国际标准指定的时候才不会损失自己的利益。我们国家的通信技术专家在参与国际标准制定方面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们也有一些成功的经验,有了对大环境的深度认识,他们在这方面可以有所作为。

问:制定标准方面有没有时间表?

答:实际上有些国际标准已经制定出来了。有些比如物联网的定义,全球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我们计划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制定出来。大家对物联网概念有一个共识之后,在其他工作进行的时候就不会产生一些不协调的情况。

问:在制定标准的时候首先要考虑什么,是技术吗?

答:是的。没有利益的驱使也不会去发展技术。在制定国家标准、国际标准的时候,参与方很多,怎么保护各参与方的利益,这就存在利益的冲突。各个参与方对标准的制定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个想法也不是凭空出现的,参与方在这方面已经做过研究,有了一定的成果,在国家或者国际上再讨论时,别人对这个成果不认同,那么以前的研究工作就白费了,所以参与方会尽力去维护自己的利益。试图让参与方自己的想法能够主导上层标准的制定,并占取主动地位。但到了上层,产业利益、行业利益、厂方利益、国家利益都是需要考虑的。标准的制定毕竟是技术行业里的一项行为,在商言商,就技术谈技术,还是需要用技术的语言、方式去参与。

问:赵秘书长,您刚才谈了很多物联网标准方面的问题,现在请您谈一谈关于物联网应用方面的。物联网在各个行业的应用已经很广泛了,国内各个城市也都在大力倡导建设智慧城市,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答:国际上也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标准的制定也是为了能够推动产业的发展,能够造福人类。所以,我们也非常关心标准能不能被很好地推行。由于能力所限,我们不可能跟踪所有的应用的发展。例如移动电话,标准制定出来之后,大家也没有想到移动电话还可以用来缴费。一些非洲国家还利用移动电话到湖里面找鱼,这都是当时研究技术的专家没有想到的事情。

但根据不同地区环境的不同,会有不同的应用需求。物联网是要把“物”都连起来,将来的应用范围可能会远远超出现在的。因此,除了给每个物体提供一个识别码,还要考虑怎么连起来,用光纤吗?很明显光纤不是最好的方法。用无线网连起来是比较好的。但是无线的频谱使用范围是有限的,频谱的利用将来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那些我们还没有想到的应用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现在我们就所能想到的最大的范围,研究如何对无线频谱进行有效利用。

现在所有的能给老百姓带来方便的通信技术基本上都离不开无线电信号,如何有效利用无线频谱,对专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问:在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哪些方面的困难?

答:有技术方面的,有应用方面的,也有管理方面的,还有普及宣传方面的困难。我相信这方面的专家也会不停地关注,不停地去提供一些更好的服务。

0.308823108673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