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9_2机床
www.jk9.org

仿似处于行业即将爆发的前夜,各券商纷纷发研究报告,力挺LED照明行业及相关企业。

两年前开始,这一并不大的行业陆续涌现来A股讲故事圈钱的企业;两年过去,不少企业的股价已经翻了五倍以上。今天,随着发改委、住建部和交通部三部委联合组织开展半导体照明产品应用示范工程(以下简称“三部委照明工程”),它再次进入大家的视野。

涉足LED应用的浙江阳光董秘吴青谊表示,以LED灯目前的价格来看,可能要三年,这个市场才会启动。

然而,做LED芯片的企业并不这么看,三安光电和德豪润达斥巨资买入关键设备,开始增加几倍、几十倍的产能。

一系列LED照明企业前期已有较大涨幅,股价已经反映太多未来的利好。当从概念导向转为靠业绩说话时,到底谁对LED照明市场的节奏踏得准,能交出良好业绩、符合今日投资者期待。

明年启动还是三年后启动?

“LED照明时代来临……LED照明2011年底有望启动……LED产业步入黄金发展期……”

LED灯将替代白炽灯,成为主要的照明工具,而不是像现在停留在景观照明等领域,几乎可以说是从业界企业到投资界的共识。但由于LED灯的成本仍高居不下,所以到底何时能替代,焦点就在于LED灯的成本。

申银万国分析师余斌在11月29日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LED灯的每瓦成本10倍于荧光灯等,但考虑节电效果,照度成本是后者的5倍之内。他认为,LED灯使用1万个小时即可以收回成本。

这一观点颇有市场。于是乎,LED照明时代来临的说法铺天盖地。

浙江阳光董秘吴青谊却不这么看。浙江阳光,最近涉足LED应用,是唯一中标三部委照明工程的A股企业。LED应用,是整个LED照明最末端的环节,也是最接近消费者的环节。

12月6日,吴青谊表示:“最普通的白炽灯是1.5-3元,相对应功率的节能灯是10元左右,差4-5倍。而LED灯又比节能灯贵10倍,所以它的性价比还不够好。现在欧洲各政府纷纷禁止使用或生产白炽灯,但在我看来,三年之内,白炽灯最好的替代品是节能灯。等LED灯价格降到节能灯的三倍左右时,这个市场会启动得非常快,将出现爆发式增长。”

吴青谊表示:“LED灯替代白炽灯和卤素灯是大势所趋,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布局。

但是,不能把长期目标当做短期目标。目前,公司的主要产品还是节能灯。”

豪赌LED芯片

据Wind统计,过去两年,三安光电、德豪润达、士兰微、浙江阳光涨幅分别为1007%、650%、613%和436%.而在这一期间,三安光电曾定向增发两次,德豪润达和士兰微分别定向增发一次。每次增发,各机构皆趋之若鹜,追捧度堪比打新股。

这两年之内,这几家公司的十大流通股,往往是各机构轮流坐庄,公募基金市场十个席位占去七席。

三安光电和士兰微主要做LED芯片,德豪润达在2009年4月通过并购进入LED封装领域,今年下半年定向增发募资15亿,杀入LED芯片领域。

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来看,LED芯片充其量只能算中游,LED封装和应用则处于下游。

LED芯片,其基石是衬底材料,外延片则用MOCVD设备生产,芯片生产商购入这二者后,做成芯片,再切割成标准化的芯片。LED封装行业是将芯片进行二次光学处理,而LED应用则是做出灯具。

三安光电和德豪润达,今年都显示出“豪赌”LED芯片的气势,分别宣布将买入200台和130台MOCVD设备。这些设备,分别用于120亿元和30亿元的项目。而两家公司,2009年在LED芯片的销售额分别为4.5亿元和0.

MOCVD设备的单价约为2000万元,两家公司购入一台设备,能在地方政府获得800万-1000万元的补贴,如果价格和补贴不变,资金并非最大的问题。但是,全球MOCVD今年一年的产量大概为600台。他们计划购入的量是今年全球产能的一半。

12月7日,三安光电人士表示:“我们订的第一批40台MOCVD正陆续到货,预计明年年初投入生产。这批设备没有比之前更贵。我们订购的衬底材料主要是蓝宝石为主的,原材料价格较年初有所上涨。”

上述三安光电人士并不担心产能扩大的销路问题,“目前市场是供不应求的。”综上可知,LED产品必须降价,市场才会大规模启动。而其上游目前仍是寡头垄断局面,是否会降价仍未可知。

而产能急剧扩张时,可能出现的技术难题或主流技术进步太快,亦将是两家公司将投资变为现实收益的拦路虎。

沪上一位PE人士指出:“我不是很看好做芯片的,一方面,国产LED芯片的质量,跟国际相比尚有较大差距;另一方面,技术更新太快了,某芯片厂商才买了可以一次性将芯片切成四片的机器,但一次性能切十六片的立刻就出来了。

在这位PE人士看来,一次性购入太多设备,必定要备好配套设备;极容易遭遇设备落后的问题。所以,他更看好下游做LED应用的企业:“重点是买好的芯片,不要图便宜。然后做好渠道,做出真正好的应用产品。”

0.3661429882049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