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9_2机床
www.jk9.org

“打工皇帝”唐骏受“打假斗士”方舟子关于假学历的质疑,五个月前闹得甚嚣尘上。唐骏一直反应冷淡,最后的表态是给其属下员工发的一封内部电子邮件,称:“在过去的一周里,我经受了从未经受的质疑和考验。一个星期的网络大风波从今天开始应该收尾了。”然而沉默之后的唐骏仍然不能“收尾”,近日又连发八条微博,大有欲自我平反昭雪之势。

蛰伏五个月,唐骏旧事重提,不知他是觉得刚与周立波等人疲劳交战的方舟子此刻比较好对付,还是难以释怀的“那件事”折磨得他非要抢在岁末里画个句点,以使之埋葬在2010年的人们的记忆里。总之,宣布“收尾”的唐骏再度“挑头”,一定自有他的道理。但咱们还是切入正题——

唐骏说:“对于前段时间发生的,我的状态是从很烦,到理解,到现在我觉得更加像娱乐。”“你说这个是买学位,我不同意,你说这个含金量不高,我同意。”唐骏说:“但是你说我是造假我是坚决不同意,我自己觉得我自己没有错,但是我的错在于刚才说的那种含糊,不透明,是虚荣心造成的……这个事件我有没有责任?有责任,我是当事人我要负主要责任。我应该在所有的场合都说我毕业于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就可以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起源就是我没有透明起来,含糊了,这是我的错,很严重的错。”唐骏最后还表示,这么长时间自己一直没有出来辩解,因为自己心中很坦荡。

这真像一部天外来书,又颇像高手编撰的绕口令。严肃的“学历门”竟成为“娱乐剧”,不知起初“很烦”的“唐皇帝”是怎么过渡到“理解”的,他究竟“乐”的劳什子?既然承认学历的“含金量不高”,是“含糊、不透明、虚荣心”在作怪,并且“有责任”、“这是我的错,很严重的错”,而另一方面又极力辩解,连说“我自己觉得我自己没有错”——这到底是哪门子逻辑,其所谓的“坦荡”又从何说起呢?

不过可以厘清的是,关于造假,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把无说成有,把假乱成真;二种把三说成五,把灰道成白。前者是全盘捏造,后者属夸大作伪。从方舟子的指认及本人的自供来看,唐骏应属后者,就是他所认账的“含糊、不透明、虚荣心”,因此关于其学历造假的证据,这就够了。

本来人非圣贤,即使“打工皇帝”有那么点儿“小瑕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况唐骏还不无骄傲地宣称“我就是从零开始,从一个普通软件工程师开始,做职业经理人,在微软也是凭着一个普普通通员工进去的。我不需要做掩饰。”这都是实情。然而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面——您干嘛一再掩饰呢?“坦荡”一点面对它多好!

可惜至始至终,唐骏偏偏要表现出一副清白无辜状。非但如此,唐骏此前还高调自诩:“我是个很真诚的人。”他甚至不惜给自己加一个蹩脚的注解:“你不真诚就很难成功。有的人说我们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靠花言巧语。你可以蒙一个人,如果把全世界都蒙了,就是你的真诚蒙到了别人。你欺骗一个人没问题,如果所有人都被你欺骗到了,就是一种能力,就是成功的标志。”

此言一出,群情震惊。在新闻回帖和微博的讨论中,多数网友都表示了不理解和愤慨,不少人甚至用“无耻”来评论。有网友表示,完全不理解唐骏为何这样口无遮拦,“无论如何,这种说法都很功利”。而这大概就是唐骏的高超本领之一。仗着自己有过人的聪明,不惜用包括蒙和骗在内的一切手段攫取利益,然后用所谓成功的结果来倒推自己任何手段的正确性与正义性。唐骏的“真诚”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至此也就撤去了伪装。

而被人指出未穿衣服的“皇帝”唐骏,仍毫无自察内省之心,始终在极力展现自己貌似“真诚”、“聪明”、“强悍”的一面,颇有些胡乱抓过几根布条,要将“裸奔”进行到底的味道。其实正如他所说,事件只是“一个小小的20年前的学历问题”,但因其关乎名人诚信,起初难圆其说,之后疑点更多,唐骏不思正面澄清,却一再左支右绌,自相矛盾,仅这种态度足见其“真诚”外衣下的虚伪本质,比造假本身更可耻,对社会危害更甚。

其实以唐骏身披的众多光环,一纸文凭的真伪对其已经无伤大雅。他的事业沉浮人生起落,对许许多多局外人也毫无瓜葛和影响。然而由文凭涉假引发的诚信危机,就决不是唐骏个人的私事,在没有彻底澄清之前,也不是他单方面可以宣布“了断”的。因为事件已经波及到公共价值体系,如果任其负面示范效应自由泛滥,这个社会哪还有什么“真诚”可言。

0.4339911937713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