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9_2机床
www.jk9.org

凡事“不回应、不评论”的低调华为,终于不再“鸵鸟”。

上周末,华为多位高管开通新浪微博,华为企业业务总裁徐文伟,首席营销官胡厚崑、余承东,高级副总裁丁耘,副总裁李昌竹,欧洲区总裁邓涛集体开织“围脖”,并对网友提问坦率回复———值得注意的是,余承东、丁耘等人,正是华为第四届董事会新成员。

这是华为从“被动聚焦”到“主动曝光”的小步尝试。可以期待的是,在高管微博亮相之后,华为或许已在酝酿更多的改变。

华为高管微博实名亮相

“微博实名以来的三五天,感受更多的是一种不熟悉不适应的IT力量。和多年来积累的CT(通信)的经验(高质量、高可靠、可控可管)截然不同。华为走向ICT(信息通信技术)最大的挑战也许不是技术和产品,而是我们这些曾经‘成功’的脑袋。”华为高级副总裁丁耘刚刚被选为华为董事会成员,他在微博上感慨道,IT是个快鱼吃慢鱼,赢家通吃的世界,而CT行业是“剩者为王”,而且没有赢家通吃。“改变不仅对我困难,对大家何尝不是如此?”

从隐身幕后到走上前台,华为高管齐开微博,可以视为华为对外开放的初步试探。

在微博中,余承东把“华为首席战略与营销官”职位放在个人介绍中;徐文伟则详细介绍起了自己负责的企业业务性质和业务范围———而此前,即便是华为有限公开的财务年报中,也从未注明任何高管信息。

毫无疑问,华为正在改变。今年1月15日,华为董事会正式完成换选,新换选的第四届董事会成员包括孙亚芳、郭平、徐直军、胡厚崑、任正非、徐文伟、李杰、丁耘、孟晚舟、陈黎芳、万飚、张平安、余承东。其中,新面孔超过半数,13位董事会成员中有7位是新人。

这也是华为第一次向外界公开其董事会成员名单。

华为之前的董事会成员为:孙亚芳、纪平、费敏、洪天峰、任正非、郭平、徐直军、胡厚崑、徐文伟。但这个短短的名单,并不为外界知晓;即使是华为内部员工,要说清楚公司董事会成员名单和董事会地位作用,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人事地震”传闻后的反思

微博亮相背后,华为的所有改变,仍然是一场自上而下的变革,关键仍系于任正非一人。

去年11月25日,任正非、孙亚芳等高管与公共关系、品牌部等有关部门进行了一次座谈,座谈的主要内容就是“改善与媒体的关系”。在纪要中,任正非明确表示“要敢于把事实真相对外宣传”,“改善和媒体的关系,善待媒体”。

在这次谈话中,任正非坦言,公司以前的宣传策略和他个人的心理障碍不无关系。但他认为,要把他和公司的宣传策略分开来,如果不区分开来,公司宣传永远定位在一个不正确的位置上,就把公司耽误了。

此前,由于创始人任正非坚持远离聚光灯,“上行下效”,远离公众视线、远离媒体也成为华为高管的共识。

“华为才是个二十多岁、朝气蓬勃的小伙子,确实需要被世界正确认识。别人对公司的误解,有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不主动与别人沟通,甚至连被动的沟通我们都害怕,还把这当成了低调……我可以做鸵鸟,但公司不能……。”

任正非鼓励公司媒体关系部门“要敢说话,要敢说错话……要低作堰,而不是高筑坝”,媒体“采访任何一个员工都可以”,他还鼓励员工“想说啥就说啥,批评华为公司更好”。

华为内部人士透露,任正非这一转变,多少是受去年10月“孙亚芳离职”传言触动。去年10月,有传言称,华为将发生一场人事“地震”,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欲将其子任平引入EMT(经营管理团队),但遭到以孙亚芳为首的高管们的集体反对,董事长孙亚芳正在走离职程序中。

华为官方虽然声明称这是“纯属凭空捏造的谣言”,但外界依然坚信华为就是任正非的王国,“子承父业”不过是时间问题。

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引发了外界对华为的猜疑、甚至是妖魔化;现在,在任正非的号令下,华为紧闭的大门开始逐渐开放。华为保守实干的基因会否渐变?未来,你又会发现怎样的华为?

终端品牌店高调面世

日前,华为位于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首批三家体验店宣布开业。华为终端的手机、MBB(移动宽带产品)、融合终端、视讯四条产品线悉数进驻,口袋Wi-FiE5、千元智能手机C8500、U8500、平板电脑S7、智真设备等“明星终端”纷纷亮相。华为之前的产品多依靠运营商销售渠道,制造的手机多停留在中低端;而华为正逐渐发展自己的渠道,面向普通消费者,期望改变终端“中低端”品牌形象。据悉,目前华为终端已在全球启动开店计划。华为终端相关负责人称,“2011年,会看到华为终端更多转变。”

0.3665139675140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