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9_2机床
www.jk9.org
内存芯片业破产危机:“斗鸡博弈”还是“减产自救”?

  作为台湾地区的存储芯片大厂,茂德科技在2月14日遭遇了一点也不甜蜜的“情人劫”。当日,有一笔 110亿元新台币(约3.2亿美元)的海外公司债到期,但直到13日,茂德仅筹措到33亿元。

  事实上,从今年1月起,金融危机引发了全球IT行业的新一波裁员浪潮,截至目前IT企业裁员人数已超过8万人,而位于电子业上游的芯片业成为其中的“重灾区”。

  1月23日,德国DRAM内存大厂奇梦达(NYSE:QMNDQ)向慕尼黑地方法院提交破产申请。2月10日,美国最大NOR闪存芯片厂商Spansion宣布,其日本分公司已经申请破产保护。2月14日之后,由于巨额债务,茂德也难逃破产噩运。

  “斗鸡博弈”

  经济危机下,整个半导体产业增速放缓、收益下降、亏损、裁员、并购、重组,整个产业频频亮红灯,其中内存芯片将成为今年动荡中的主角。

  行业市调机构DRAMeXchange的数据显示,DRAM颗粒价格2008年下滑近75%,全球前三季DRAM产业合计亏损逾80亿美元,DRAM 667Mhz 1Gb颗粒价格甚至从高点时的2.29美元下滑至最低0.58美元,不仅跌破厂商现金成本1美元(不计折旧成本),甚至逼近了后端封测价格0.6-0.7美元,使得不少DRAM大厂出现营运危机。

  “预计内存芯片价格2009年内不会大幅提升,企业将削减投资降低产量来促进价格反弹。”三星半导体事业部总裁权五铉表示,过去18个月,1G DDR2的价格从6美元降到了0.6美元,内存芯片价格已经触底,“奇梦达等企业最近面临严重危机,但随之而来产业结构也将进入重新洗牌阶段,预计内存产业已经处于波谷,供应增长的明显减速将使价格有望在2009年结束前出现反弹。”

  今年初,台湾力晶半导体公司和日本尔必达都宣布了削减内存产量,试图减产动态内存10%-15%,减产量占整个内存市场约2%。

  “美国费城半导体指数创出单日暴跌4.23个百分点,最大原因是市场对半导体行业失去了信心。”iSuppli中国半导体行业分析师顾文军告诉记者,经济萧条所造成的需求、资金紧缩是外因,但各大厂商无限度进行的攻击性投资,即所谓的“斗鸡博弈”也在很大程度上形成了产业内部危机。

  一直以来,半导体产业的景气都在周期性循环,“斗鸡博弈”是指在不景气时逆势扩大生产,大幅增加市场占有率,当景气恢复时最大限度地赚取利益。然而,当大多数厂商不约而同地实施这种战略后,半导体价格一降再降,业界的不景气也就更加严重。据世界半导体贸易协会(WSTS)统计,2006年为313亿美元的DRAM市场规模在2008年已经缩小为276亿美元,预计2009年该数字将有可能锐减至216亿美元。

  “欧美国家的经济虽依旧萧条,但亚太地区的需求却在增长。如果在最近的不景气周期中丧失市场份额,则恢复景气时就不能挽回损失。”LIG证券研究员崔胜勋则认为,在市场困难时期技术和生产上的投资对半导体企业尤为重要。

  崔胜勋指出,三星收购闪存卡企业晟碟(SanDisk)、海力士投资入股台湾茂德、尔必达在中国新建工厂等,都显示内存产业前三甲均在为半导体市场恢复景气做准备。“景气恢复后,市场占有率高的企业占据优势将是理所当然。海力士、尔必达、美光为了继三星电子之后,占据DRAM市场占有率第2的位置,今年依旧将展开激烈竞争。”

  产业链传导

  当消费电子产业遭遇普遍购买力衰退时,来自PC、手机等各类产品需求衰退的叠加效应,正集中作用在上游芯片厂商,这使得芯片成为当下不景气指数最高的电子产业。内存芯片则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赛迪顾问一项调查显示,过去18个月,电脑和数码相机存储芯片价格下跌了90%,而市场需求自去年9月起则逐月递减在20%-30%之间。

  顾文军指出,芯片制造商供应了包括PC、笔记本电脑、手机、MP3、数码相机等几乎所有电子产品的主要核心部件;任何一种电子产品需求的萎缩,都会直接反映在芯片制造商的订单上,并且持续的金融危机正驱使消费者购买低端电脑、手机以及缩减MP3、数码相机等的娱乐应用,这最终都将影响芯片制造商的利润率,并可能导致芯片价格长时间停滞在谷底。

  作为另一大芯片供应领域,手机市场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全球最大手机制造商诺基亚月内连续两次下调销售预期,摩托罗拉全球大裁员,国内手机厂商全线亏损,而一度的台湾股王联发科因运营数据明显下滑,去年11月来股价已跌去约30%。

  来自商务部产业损害调查局的最新数据也显示,去年11月份电子信息产品进出口额均呈负增长。以我国电子信息产品第二大出口地美国为例,2008年1-11月对美国出口933.84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19.3%,同比增长8.23%,但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7.64个百分点。其中,通信设备、半导体元件行业出口额呈负增长,分别为-11.94%和-6.44%,增幅比上年同期下降16.62和40.65个百分点。

  “经济衰退对电子信息产业的传导有一定的滞后性,电脑、手机等终端消费电子产品发货量的下调,其影响目前已经发酵到作为核心零组件的上游芯片业。”Garnter中国首席硬件分析师叶磊认为,其实半导体行业一直都是一个频繁景气循环的产业,只是这次美国金融危机使得半导体产业未来的信心指数大幅下降,进而影响了厂商和消费者对未来的判断。

  产业格局

  半导体业的一个起伏规律是——总是由内存的波动而牵动。然而,为什么内存产业会有如此大的威力,能够左右整个行业的起伏,这也是业界一直在探讨的话题。

  本世纪初开始,随着市场需求上升,全球内存芯片的投资比重日益增大,产能也随之增加。据分析机构统计,今年全球前五大建厂投资计划中,无一例外都是存储器。而从摩尔定律角度看,NAND闪存和DRAM内存都走在了半导体技术的最前列。

  正如Novellus的Rick Hill所说,1980年代,全球2/3的芯片厂做MPU、逻辑电路,1/3芯片厂做内存;如今却反了过来,全球2/3的芯片厂都在做内存。因此,无论从投资扩产,还是技术的先进性,都使得内存芯片业成为半导体产业的主角,从而能左右整个产业。

  解决内存业困境的关键是供求关系。目前的内存芯片价格已在成本线以下,产出越多亏损越多。奇梦达大厦已覆,三星、海力士、尔必达、美光四巨头新年一季度赤字也无一能免,限产提价也只是亏多亏少的问题。

  顾文军指出,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内存市场急需减产和进行有意义的工厂暂时停产或关闭,使得供需关系恢复平衡,从而稳定价格,这是理性的逻辑;但在实际的市场竞争当中,谁都不愿首先减产,甚至希望保住甚至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面对两难的抉择,方法只有两招,一是保住现金流不断,再有就是能请来“金主”提供财政支援。

  近日,包括台湾地区与韩国的政府纷纷打算出手援助本地的内存厂商。台湾方面,南亚、力晶、茂德都在试图寻求政府的协助。有消息称,力晶半导体也可能通过与日本尔必达的并购来摆脱困境;在韩国,全球第二大内存厂商海力士正在寻求贷款挹注,同时该公司也表示希望政府伸出援手。

  据台湾地区媒体消息,台湾地区“经济部长”尹启铭3日到行政院作政策说明时表示,台当局没有说台湾的内存厂一定不会倒,但对台湾的半导体产业来说,晶圆代工和DRAM是两大支柱,台当局会“有条件”支持陷入困境的业者。

  消息称,台湾“经济部”也拟妥新的架构在1个月内公布,在该部门绩效考核中,将列入内存芯片产业救助内容以及救助成果,并将组织相关部门协调企业之间的合并,以彻底改造台湾地区存储芯片企业的体质。

  “尹启铭在台湾‘行政院\’表示,当局将发基金2000亿元新台币的资金入主台湾DRAM大厂并推动产业横向整合。”对此,力晶半导体相关人士对记者分析,在奇梦达破产后,韩系厂商三星和海力士会自然形成第一联盟,而美国美光与日本尔必达也正积极寻求组成第二联盟,台系内存厂则会为形势所迫组成第三联盟,“这样一来,三方割据的局势就有可能形成,而这也是一场从产业升级到国家对抗的变革。”

  对于目前政府援手存储器厂商的局面,Gartner副总裁Andrew Norwood对外表达了自己的见解,他警告:“舆论持续报道内存供货商的吃紧财务状况,并预测政府会出面援助那些厂商,但各国政府对内存产业的广泛援助将会是一场灾难。这种举动只会延长衰退,而不是逼让内存供货商面对现实,从而进一步想办法减少产能或是寻求整合。”

  iSuppli也发出警告称,如果不进行适当减产,一些供应商将在两个季度内面临破产风险,而这可能导致供应链断裂。由此看来,目前有效可行的办法一是看三星、海力士这样的大厂能否加入减产行列,二则是DRAM内存寄托于Vista与IDC数据中心,以及NAND闪存寄托于SSD(固态硬盘)与手机等市场需求有大的回升。

  在减产上,海力士已先行一步,宣布从去年12月底起将芯片产量调降30%,通过全公司休假,达到减产计划。三星电子中国相关人士也表示,公司半导体事业投资计划不会改变,但策略上的减产调整也是发展必需,“虽然无薪休假对基层员工来说会哀声怨天,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讲,这绝对是个缓解市场压力的利好,对员工来说也总好过公司破产丢掉饭碗。”
0.4100639820098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