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9_2机床
www.jk9.org
未来三至五年是海峡两岸合作最好时机

刘东:这几天,你带领30多位台湾科技、学术、金融投资、文化教育及农业生技等各界企业负责人,考察了海西一带及平潭的建设开发情况。这次活动是否达到了你的预期?
宣建生:平潭岛作为福建省先行先试的重要载体,是海西经济区建设的重点试验区,正在探索两岸同胞“共同规划、共同开发、共同经营、共同管理、共同受益”的合作新模式,积极打造“两岸人民合作建设、先行先试、科学发展的共同家园”。
  为了促进平潭特区的产业开发,今年6月,福建省促进平潭开放开发顾问团在厦门成立,我荣幸获邀成为顾问团成员。基于对家乡的一片热爱,对中央规划的海西经济区政策的高度支持,这次我率团到平潭综合试验区一带进行调研,希冀能在充分了解两岸合作交流先行先试的各项政策之后,借鉴冠捷在福建省成功的产业规模化经验,并听取参访团成员的重要建议,展开与平潭政府项目对接的前沿工作,以便日后引进先进产业园的开发规划经验,作为平潭特区开发产业的参考。
  在对平潭的各方面建设规划进行了深入实地考察交流之后,我希望通过每一次的参访交流活动,由台湾各大知名企业领袖为平潭特区的长远发展,特别是着重在液晶显示产业园物流商贸配套、低碳产业及文教、休闲旅游、人文创意等方面提供更多短中长期规划开发的具体参考意见。在考察工作顺利完成之后,参访团还将持续共同探讨未来可能的发展项目,展开进一步的研究和规划。
刘东:冠捷科技集团在大陆经过2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计算机显示器出货量全球第一、液晶电视出货量全球第三的专业设计制造厂商,并且在福清、北京、武汉、苏州、厦门、青岛等地建设了制造基地。今年,海峡两岸已经签署了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海西经济区也在加快建设步伐。你对两岸进一步加强合作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宣建生:今年,海峡两岸已经签署了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海西经济区也在加快建设步伐,两岸合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但是,我们还有一个隐忧,就是台湾方面比较保守。像液晶面板,只有在台湾地区上了8代线,才能在大陆上7代线;只有在台湾地区上了10代线,才能在大陆上8代线,这会影响我们两岸进一步合作发展。
  海峡两岸的合作互补,未来3~5年是最好的时机,错过这个机会,就很可惜。如果这个时候不展开合作,将来就变成竞争对手。比如说京东方,现在开始投入建设第6代线,明年才投入第8.5代线,而台湾地区已经在4年以前就投入第6代线了,7.5代线前年就开始了,8.5代线去年也开始了。如果台湾再开放一点,中国大陆正好需要台湾的技术。
  所以我认为台湾当局如果抓住两岸未来,尤其是ECFA这个机会,加快开放某些项目,打破思想障碍,增加互信,两岸合作将迈上一个新台阶。

专注显示 5年内做到200亿美元

刘东:自1990年冠捷电子(福建)公司成立以来,冠捷科技的各项经济指标保持了快速的增长。今年,虽然美国、欧洲、日本等主要市场正在逐步复苏,但复苏基础不牢固、进程多起伏。业内人士对今年市场前景判断并不一致。你如何判断当前的市场形势?
宣建生:今年冠捷科技要突破100亿美元,未来还要维持两位数的增长,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我们充满信心。因为我们处于一个市场潜力巨大的行业,这个行业就是显示行业,包括电视、显示器、电脑等。
  人类需要用眼睛来看很多资讯,得到很多知识,因此显示这个行业是不太会被淘汰的。家里客厅中可以有一台大的电视,也可以有小的电脑,你可以上网,可以做很多事情等,这个是不可避免的。
再有,现在主流的显示产品已经从传统的显像管变成液晶的,未来5~7年,可以变成有机的液晶,不需要背光板,甚至自己会发亮,可以节省能源,必要时还可以把它卷起来。有些在手机上已经慢慢实现了,即有机液晶板。显示行业在技术上还在进行不断地革新。
  这一两年来,受到国际金融风暴的影响,美国失业率很高,消费者的消费信心不足。欧洲的经济现在看起来已经稳住了,不太可能会有第二次的金融风暴。而在一些新兴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南美、印度、东欧、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将保持高增长率。
  冠捷科技已经把十几个厂的布点都铺好了。目前市场景气已经在慢慢恢复,如果可以更快地恢复,我相信未来冠捷科技还是会有两位数的增长。我们的计划是5年内要达到200亿美元。
刘东:看来你对市场前景和冠捷科技的发展还是充满信心的。但是,冠捷科技的主导产品如显示器、液晶电视、电脑一体机等,面临着市场增长空间有限、日韩及大陆企业的激烈竞争以及各种新技术、新业态的挑战等,你们如何保持快速增长?
宣建生:本来,在液晶这个领域日本是领先的,后来韩国追上来了,隔了一年中国台湾又追上来了。日元还在不断升值,日本外销的竞争力在衰弱。
  在过去10年到20年,中国的台湾地区与中国大陆合作加快,中国大陆变成全世界的制造中心。像我们在中国大陆的福清、北京、武汉、苏州、厦门、青岛设了6个厂,在海外的波兰戈茹夫、弗洛兹瓦夫,墨西哥蒂华纳、华雷斯,巴西玛瑙斯、圣保罗建了6个厂。我们海外6个厂的干部基本上都是以大陆的干部为主。台湾与大陆联手到海外开厂以后,日本、韩国的工厂都慢慢失去竞争能力。
  在电视领域,竞争是非常激烈的。但是,我们再回顾20年以前,显示器行业也是一样的。当初制造显示器的企业全世界有100家,过了5年就剩下30家。现在,我们占了1/3的市场,新奇美占20%到25%的市场,我们两家加起来就占了60%的全球市场,韩国的企业还占10%到15%的市场。
  我们今年生产液晶电视1500万台,但是它屏幕大、单价高,产值已经快到40亿美元了,营业额已经占到我们整体的35%左右。在未来5年,电视产品方面我们肯定可以做到100亿美元。为什么呢?因为大尺寸液晶电视越来越多了,继而又发展成LED电视,价格一定会逐步提高的。
  在显示器方面,今年我们要做到60亿美元,但要增长到100亿美元还面临很大挑战。
从公司的业务来看有3个增长点:一是一体机我们一定要做,因为一体机对显示器而言是起取代作用的,将来我们肯定也要做到1000万台。一体机的市场现在还不够大,今年桌上型的电脑全世界有1.5亿台左右,大概只有6%是一体机,将来一体机肯定会超过50%的,这只是时间的问题。预计一体机可以给我们带来20亿美元的增长。
  二是显示器也可以增长20亿美元。因为现在面板价格越来越便宜,将来8代线又变成10代线,变成11代线,它可以切成60英寸、70英寸这样的大型面板。在很多地方如会议中心、银行、机场等交通枢纽、交易场所等都可以大量应用。
  所以我认为,虽然大型的电脑将来是衰退的,将被平板电脑取代,但是显示器取代不了。为什么?回到家里你都喜欢有一台大的显示器,你看得可以久一点;在办公室,偶然还是可以用笔记本电脑,但是长期来看,还是需要大的显示器,而且还需要两三台。
  三是云计算等新技术、新应用的出现,也会成为显示技术新的增长点。

品牌代工可以协调发展

刘东:冠捷科技集团在做好代工的同时,又在加快发展自主品牌。我们知道,做代工和发展自主品牌,在组织架构、管理模式、市场运作等方面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在集团层面,你们如何处理和平衡做品牌与做代工的关系?
宣建生:当初我们从品牌做起,AOC在上世纪60年代就是台湾第一大电视外销品牌。上世纪90年代我们在大陆设厂以后,开始既做代工,也有AOC的品牌。
  确实,做ODM和做品牌肯定是会有冲突的。那我们怎么来解决这个冲突呢?我们决定在明年下半年,把品牌与ODM分开,就像当年的宏基一样,让它独立出来,这样冲突就会小一点。
  好在我们现在的冲突还没这么大,因为冠捷自主品牌产品部分还不到总营业额的25%。我们现在就开始分开了,不能让它到50%才分开。
我们采取两条腿策略的业务发展模式(ODM/OEM客户+AOC/Envision品牌),品牌与代工是可以并存的。目前,冠捷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液晶显示器制造服务商。全球主要的液晶显示器制造商有群创、三星、LGE、佳世达等十多家,冠捷从2007年起产量一直位居全球第一,全球市场占有率2009年达到了28.3%。而全球液晶电视制造商主要有三星、索尼、LGE、夏普,冠捷经过近几年的发展壮大,2010年已成为全球第三大制造商。
冠捷自有品牌AOC/Envision在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印度、东南亚及南美洲市场占有率高,并已开始打入美国中部地区和俄罗斯。产品遍及全球逾30个国家及地区,并持续增长。
刘东:据透露,冠捷已经与飞利浦签署了电视机业务授权转让草案,能否介绍一下相关情况?你们提出,打造华人显示帝国,在全球范围推动AOC、飞利浦、易美逊三大品牌。请介绍一下冠捷的品牌战略。
宣建生:冠捷以及全资附属公司艾德蒙控股已经与飞利浦签署协议,收购飞利浦在大陆电视市场的分销权,负责飞利浦电视在大陆的推广和分销业务。双方在今年8月19日签署了合作意向书,过一段将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冠捷将接管飞利浦品牌电视在大陆的采购、分销、市场和销售。该协议期限5年,将于第4季度开始执行。按照协议,冠捷将在大陆独家使用飞利浦商标开展电视业务。
此外,艾德蒙将按照营业额的一定比例,向飞利浦支付许可使用费,但费用比例仍须由双方共同协商确定。飞利浦此次出售的业务中,并不包括自设生产场地或生产设备。
战略是连接理想与现实的桥梁。为更好地实现“超越世界、天下共享”的梦想,面对不断变化的新环境,冠捷推行更开放的品牌战略和更优越的销售渠道主动出击,迎接挑战,实现了内销和外销的完美结合。
收购飞利浦电视业务,将使冠捷找到一个切入主流电视市场的突破点。而收购一个高端品牌则成为冠捷最好的选择,不仅可以利用冠捷在代工厂方面的优势,降低该品牌的生产成本,还可以借助飞利浦成熟的渠道,增加出货量,让冠捷跻身一线品牌电视业者的地位。
AOC品牌率先获得显示器行业“国家重点新产品”、“福建名牌产品”、“福建省著名商标”等诸多荣誉。为节省物流时间,提升成本效益,完善质量体系,增强品牌公信力,AOC、Envision品牌15英寸~26英寸彩色液晶显示器和17英寸~52英寸彩色液晶电视,已经通过国家质检总局出口免验现场审查。
刘东:做代工,规模生产和成本控制至关重要,技术研发能力同样是决胜市场的关键因素,你们是如何做到以最新的产品、合理的价格满足不同客户需求的?
宣建生:随着公司的快速发展,为灵活吸纳客户,我们运用PM(项目经理)与业务合作的方式来满足客户的需求。电子行业的激烈竞争促使新产品设计开发进入一个高速发展阶段,为快速获得设计成功,公司不断完善设计流程,并充分发挥海西两岸研发团队的合作力量,大量研发新产品,进而使客户满意。
通过对顾客在产品各项指标的识别、评审、确认,我们提供设计及服务。顾客要求的识别与评审主要由项目团队完成。研发团队通过不断推出新品,从而在时间和技术上领先竞争对手,抢占市场先机,满足客户个性化和多样化需求,实现赢利和持续稳定增长。
公司分析判断出顾客、OEM客户、公司内部等相关的不同需求,通过对过程信息的收集分析和评审,每月召开事业部集体会议,从设、购、产、销4个部分的质量、生产率、周期时间等方面确定过程要求,并确保过程要求清晰和可测量。


提升12个工厂效率是未来最大挑战

刘东:近些年,冠捷科技集团在大陆进行了大手笔的资本运作,与京东方、中国电子等大陆知名企业进行了合资合作,你们是如何选择资本运作对象和时机的?实施资本运作对于你们起到了什么作用?
宣建生:当时和京东方合作,是我们在北京要设这个显示器厂,所以共同合资成立一个东方冠捷,当年是京东方所占股比多一点,所以京东方可以整合我们的营收和利润,帮助他们实现了上市的目标。后来京东方投入面板厂以后,就把股份卖给了中国电子。中国电子通过长城科技、长城电脑来认购我们的股份。双方之所以合作,一是长城显示器将来可能与我们实现互补,二是中国电子看好显示行业发展,正在显示领域建设产业链。比如,中国电子已经与夏普在南京展开了合作,建设液晶面板生产线。中国电子成为我们的股东以后,就会凭借国有企业在资金等方面的优势,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形成更强的竞争能力。简而言之,我们就是要与合作伙伴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依存,在强大的供应链中共同前进。
刘东:近两年,人民币不断升值、大陆人工成本等不断增加,冠捷科技依托大陆形成的成本优势已经有所减弱,你们将如何进一步培育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在产品、区域布局上有没有新的考虑?
宣建生:我们已经有12个工厂了,布局都已基本完成,下一步就是如何把这12个工厂做大做强,提升效率,这是我们未来最大的挑战。我们也不大可能去盖50个工厂,不能像seven eleven一样,每个地方建一个工厂都要有一定的经济规模。我们要做的是把每一个厂的绩效提升,自动化是我们要做的。
过去3年,我们的生产效率提升了一倍,也就是说,产能在将来增加到1亿台的时候,不需要再去盖厂了,因为效率提升了,这也节省了成本。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品质、服务、成本等都要考虑,成本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自动化可以提升效率,我们要做好这一块。
  在产品布局上,我们还是专注在显示行业。当然,如果非洲、印度等国家和地区的新兴市场达到一定的规模,在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肯定会去布局。

个人简历
宣建生

博士,原籍浙江。1944年生于福建建阳,故而得名建生。幼时生活艰辛俭朴,自上海,而贵州,1961年因求医辗转经香港到台湾。随即以18岁“高龄”就读台北师大附中,接着进入成功大学电机系。毕业赴美,获得美国波士顿大学系统工程硕士及纽约布鲁克林理工学院系统工程与工业管理博士学位后,任职于通用电气(GE)研发部工业管理部门,担任自动化项目经理。
1981年回到中国台湾,历任百事可乐、东南碱业及潘氏集团等管理要职。1988年接任当时台湾最大的彩色电视机外销公司——AOC埃德蒙海外公司总裁,并于1999年出任中国香港及新加坡上市公司——冠捷科技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执行长。

1.92484998703 s